长城影视公司赵锐勇 长城影视公告

时间:2021-06-18 17:31:51 作者:admin 76927
长城影视公司赵锐勇 长城影视公告

st长城是长城汽车吗?

st长城原名长城影视,并不是长城汽车,其前身为江苏宏宝,是由赵锐勇和赵非凡父子控制的长城系公司中的其中一家。2014年,江苏宏宝以全部资产和负责作为置出资产,与长城集团等交易方拥有的长城影视100%股份的等值部分进行置换,重组完成后,公司主营业务由五金产品的生产与销售转变为电视剧的投资、制作与发行及其衍生业务。

2019年,身处在影视行业的你,哪些瞬间让你觉得「我太难了」?

2019年最后一天,在跨年电影《宠爱》的单日两亿票房中甜甜度过。

根据国家电影局给出的数据,2019年,全国票房收入最终定格在642.66亿元,较上年同期增长了5.4%。

作为对比,去年这个数字是9.2%,前年则是13.5%。

但站在2020年的开端,每个电影人的心情,想必都是松了一口气。

毕竟,在太「南」了的2019年里,电影行业对内,面对着尚未飞走的「查税黑天鹅」,和尺度不断收紧的「审查灰犀牛」,对外,面对着宏观经济的暗流涌动,贸易战的打打停停。

从这个角度,5.4%似乎远没有表面上那么令人沮丧。

另一个2019年的数字,则多少令人振奋——

这一年,国产电影票房占比连续三年完成逆袭,占比达到64.07%。

2018年,是「寒冬」开启的一年(戳此回看18年度观察)。而寒中取暖的2019,对中国电影到底意味着什么?

以下,是【深水娱乐观察】的2019中国电影行业观察。

微涨

同样是微涨,和2018年的高开低走不同,2019年之所以令人振奋,首先源于上半年电影市场的惨淡。

2019年的春节,8部大片扎堆春节档,从内容制作到宣发院线,都牟足了劲,希望打造超越18年的「最强春节档」。

8部强片,前有黄渤、沈腾、王宝强、成龙、吴京的明星阵容,后有宁浩、韩寒、星爷、麦兆辉等导演的嗨腕对决。白热化的竞争,一度引发影院排片收「抢票费」的乱象。

发行和影院的博弈,甚至导致《新喜剧之王》的停密钥事件。

谁能想到,神仙打架的春节档,前期斥资巨大的宣发战并未能够决定战局。

几天内,口碑就迅速改变了整个春节档局势。

最终,科幻电影《流浪地球》以40亿 票房黑马逆袭,《疯狂的外星人》和《飞驰人生》各以超20亿的票房收官。

事实上,除了爆款《流浪地球》,其他春节档影片的票房均不达预期。

整个春节长假,从大年初一14亿破内地票房单日票房纪录,到次日票房迅速回落。最终6天58亿的综合票房成绩,比起去年57.37亿,增长不到1%。

而54亿的分账票房成绩,甚至比去年还下滑了近1%,观影人次也同步下降。

可以说,是票价上涨和影院服务费的提升,为2019春节档挽回了最后的颜面。

「连春节档都这样了,未来几个月影院怎么活?」

春节过去,这个问题成了每一个院线经理的心结。

开年的未达预期,几乎预示了上半年的票房疲软。

春节后的几个月,国产电影几乎全面缺席。

整个2月份,只公映了17部影片,创7年以来影片数量新低;

3月单月票房,较上年同期减少10亿元左右,没有一部大体量国产电影公映,除《绿皮书》、《阿丽塔》等引进片,和黑马《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》勉强撑住场面,电影市场大盘不断遇冷,单日票房连创新低。

到4月初,单日票房一度跌至3000万上下,影院经营举步维艰。

在此情况下,4月底公映的《复仇者联盟4》,对影院来说堪称久旱逢甘霖。

预售当天,票房即超1亿,首映IMAX场甚至一票难求,排片占比超过80%。长期焦虑下,影院对《复联4》一度出现300元皇帝座、天价服务费、退票涨价等报复性涨价的骚操作。

专资办出手整治后,《复联4》仍以超40亿的票房一骑绝尘。

春节和漫威,扛起了2019上半年近半的票房。

据专资办数据——

2019上半年,中国电影票房收311.7亿元,相比去年同期减少2.7%。观影人次8.08亿,相比去年同期减少10.3%;

国产电影票房157.54亿元,相比去年同期减少16.94%,占市场份额也从去年的59.21%降至50.54%。

到下半年,好不容易盼来暑期档,接连几部备受期待的票房扛鼎之作,或撤档或扑街,也让电影人心里十分不是滋味。同时,中美贸易战的打响,也让上半年靠外片救市的前景更加凉凉。

应该说,整个2019年,受种种原因影响,分账片仅36部,为五年来最低。除狂揽42亿票房的《复仇者联盟4》外,其他大片票房几乎都不如预期。

直到一部动画电影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横空出世。

这部新人导演的诚意之作,以一己之力,将国产动画电影的票房上限拉升到50亿元体量,振奋了国人对国产动漫的信心和热情,也让差点凉透了的暑期档以176.80亿的成绩收官,较去年微涨3亿,止住了下滑的颓势,也保住了最后的荣光。

如今回望,很多人或许下意识认为,2019年最终能实现微涨,靠的是「一京一吒」的崛起。

但事实上,这两部影史爆款,只是留住了春节和暑期的微涨,直到8月,中国电影总票房都未超去年。

惨淡的现状,引发了影视行业每一个从业者的焦虑。

博纳影业创始人于冬在上影节坦言,「现在只能是抱团取暖,互相参投,共担风险。资本信心的失去,是影视行业眼下最急迫的问题。」

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也在某论坛表示,「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信心和士气的问题。现在整个行业士气非常低落,备案的数量都在下降。」

《流浪地球》和《哪吒》固然是真正的英雄,但真正的逆袭,仍然源于时势。

建国70周年,这一最大的天时,造就了近五年来最强的国庆档。

《我和我的祖国》、《中国机长》、《攀登者》三部主旋律,带来了国庆长假超43亿的票房。

《我和我的祖国》票房突破31亿元,成为我国有史以来票房收入最高的献礼片,《中国机长》也获得了超29亿的票房,此外,8月上映的主旋律电影《烈火英雄》也取得了近20亿的票房。

主旋律的逆袭,让影市一扫之前的阴霾,此后国产电影更是大放异彩,重燃市场的观影信心。

《少年的你》、《罗小黑战记》、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、《叶问4》、《误杀》、《宠爱》等优质国产电影接踵而至,把国庆的热闹一路延续到了年末。

最终这个642.66亿,逆袭得有些意外,但也的确来之不易。

2019年,全国票房前10名,8部为国产电影,票房过10亿元的15部中有10部为国产,且科幻、动画类型都有所突破,提振了创作者和观众对新类型的信心。

潜在的隐患当然也存在——

2019全年,中国新增银幕9708块,银幕总数达69787块。如雨后春笋般生长的电影院带来了银幕数量快速激增,但人均观影次数、观影人次的增速却远滞后于电影银幕的增速。

不仅如此,单块银幕的产出利润,也处于并不乐观的下降态势。

撤档

让这微涨显得更加来之不易的,还有「寒冬」下政策的收紧。

如果说2019年的柏林电影节,带火了「技术原因」这个词,暑期档原定在上影节做开幕片的《八佰》的波折命运,则给中国观众普及了「改档」和「撤档」这两个专业术语。

2019年,先后有《吹哨人》《小小的愿望》《少年的你》《沉默的证人》《冰峰暴》等数十部影片更改上映时间。

除同档期出现预料之外的强大对手外,一半是因「技术原因」改档。

对于电影投资方来说,改档就是「九死一生」。

上映时间的改变,意味着前期白费了的宣传和物料,让宣发方蒙受巨大损失,至于撤档,则是从头再来的彻底凉凉。

2019年,《一秒钟》《兰心大剧院》《盗梦特攻队》《好莱坞往事》《八佰》《刀背藏身》《情圣2》《手机2》《东北往事之二十年》《武圣关公》《妙先生》等电影,先后以不同原因从影院消失。

政治再不是绝对原因,商业也不是全部理由,电影撤档的原因,开始变得多种多样。

变数也出现在电影制作的每个阶段——

立项、拍摄、后制、审查、电影节展映前夕,电影上映前一秒,甚至批文和龙标都不保证电影的绝对安全。

而政策的不确定性,也一定程度加重了资本的犹豫。

在经济大形势向下的情况下,爆款和微涨,并不能掩盖电影行业的整体艰难。

亏损

2018年6月,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在上影节预测,未来一两年的时间里,或许会有几千家影视公司面临倒闭。

时间来到2019年12月,据天眼查数据——

共有1884家影视公司,在这一年关停。

如果近两千家公司关停的数字还不够惊人,那影视上市公司、龙头公司的境遇才真的令人唏嘘。

成立于1992年的印纪传媒,最早与好莱坞片方深度合作,凭借《环形使者》《钢铁侠3》在国内市场名利双收,并接连推出《北平无战事》《军师联盟》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等热剧。

2019年,印纪传媒营收下降超过80%,被深交所摘牌,成为了首支A股退市的影视股。

印纪传媒之后,2019年12月22日,杭州中院发布微信悬赏令,以1307万元悬赏长城影视征集财产线索,悬赏公告被执行人,为长城影视实际控制人赵非凡、赵锐勇二人。

斥资11亿收购东阳盟将威影视的当代东方,因三年对赌期后盟将威的业绩跳水,不得不悉数质押全部股份并冻结。

和周星驰进行了深度捆绑,陆续出品了《美人鱼》《新喜剧之王》等作品的新文化,净利润下降超60%,而骅威文化和中南文化的净利润则下降超过1000%。

昔日的明星股华谊兄弟、唐德影视,麻烦也从2018年延续到了2019年。

今年前三季度,华谊兄弟实现营收16.17亿元,巨亏6.52亿元,较上年同期下滑298.56%,累计负债超70亿元。

掌门人王中军、王中磊的股权质押率均高达90%,其重金押宝的华谊兄弟电影小镇,在海口、苏州、长沙、郑州四地小镇先后开业。

但与动不动就高达30亿元的投资额相比,前三季度,华谊兄弟实景娱乐仅占总营收比重为2.26%,较上年同期下滑76.44%。

同样负债累累的,还有唐德影视。

其斥7000万巨资二度重拍的《巴清传》,如果不能在2020年3月前取得播出许可证,唐德影视不仅需要返还相关公司已支付费用,同时需要承担1.35亿元的违约责任。

这对掌门人已经质押超99%股权,负债超25亿的唐德影视来说,无疑到了最危险的时刻。

「公司在这样一个时点上,却遭遇了创业以来最为艰难的一年」。

华谊兄弟执行总裁王中磊在19年末反思道——

抛开《八佰》档期调整不说,华谊兄弟电影主投主控项目今年一片空白。作为一家以内容生产为核心竞争力的传媒公司,这样的失误堪称致命。事实上,这已经是电影团队连续第四年交出远远低于预期的成绩单。这四年间,不仅常态化优质内容生产力不强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,甚至还出现了「断货」的现象,从最初缺席一个档期,变成了现在只上映一个档期,人才的储备与培养也乏善可陈。我希望电影团队能清楚地认识到,电影是华谊兄弟最核心的业务,是我们安身立命的根本,更是我们一路走来所有光荣与梦想的依托。

华谊的危机,只是2019年整个影视行业的缩影。

事实上,几乎所有影视公司都出现了利润增长下滑,甚至大幅亏损。

就算是光线传媒、北京文化、华策影视、万达影视、欢瑞世纪等大公司的新片表现,也谈不上令人满意。

坐拥爆款《哪吒》的光线,原计划在2019年上映的电影项目有23个,实际上映,仅有11个,不到一半。

推出《流浪地球》的北京文化同样有23个项目计划上映,但登上大银幕的只有9部。

万达曾在「2019万达之夜」公布了20个电影项目,实际上映的数量则为7部。

这意味着,2019年,从电影数量及投资规模而言,尚处于寒冬前夜。

市场的变化,要从2020年开始,甚至更远的未来,才会真正显现出变化。

新力量

但寒冬之下,仍有人心怀梦想,一路前行。

从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的饺子、《铤而走险》的甘剑宇、《受益人》的申奥、《过春天》的白雪。

到《罗小黑战记》的木头、《被光抓走的人》的董润年、《误杀》的柯汶利、《送我上青云》的滕丛丛、《平原上的夏洛克》的徐磊等等。

2019年,十多位新人导演,带着自己的处女作亮相大银幕。

他们有的是电影学院导演系科班出身,有的是编剧、剪辑等资深从业者转型,当然,这里面也有自学成才的「婚庆系」、「野生派」。

这些导演的惊人首作,有的获得了极高的票房,有的摘得了多项大奖。

虽然并不是每一部电影都收获了市场的认可,但年轻人的新内容和新类型,无疑给中国电影带来了一股清风。

2019年的金鸡奖,首次创立了创投环节,国内电影节的创投单元则遍地开花。

此外,来自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、HB U新导演助力计划、青葱计划、FIRST电影展、薪火计划等诸多新人扶持计划也成为了青年电影人的「孵化器」。

2019年,真乐道、坏兔子、坏猴子等知名导演创立的电影公司启用的大牌监制 新人导演的模式,亦开始开花结果。

年轻人正开始掌握话语权的同时,主流电影类型也在悄悄发生变化。

爱情、喜剧、动作不再是电影市场屡试不爽的票房灵药,软科幻、黑色电影、动漫、现实题材等多种类型都开始萌发生机。

内容创新外,新型的宣发方式,也在推动一个又一个亮眼的小奇迹。

抖音短视频营销,让高口碑小众艺术片《何以为家》,在《复联4》的压倒性排片下,收获近4亿的好成绩。

淘宝直播卖票,则为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、《受益人》等电影提供了更多可能性。

短视频、直播、网购,这些曾经被视为与电影一起抢夺观众时间的休闲方式,正探索着与电影的合作和双赢。

结语

2019年年末,中国电影的反思者,不止有王中磊。

曾搅起影视行业风暴的冯小刚,蛰伏一年后,在贺岁档交出了一部异常柔软的《只有芸知道》。

但这一次,年轻观众没有为冯小刚的老来柔软买账。

面对此结果,曾经愤怒的冯小刚也在微博上慨叹——

时至今日,天地反复,一众新锐导演生龙活虎,摧营拔寨,屡创新高,一部影片动辄已是20亿起步,不过30亿都不好意思庆功。看着团队搞出的这个一亿的大红海报,不禁感慨,英雄老矣。但仍怀感激,这一亿票房乃是250万观众所赐。

英雄老矣,但仍未退场;新人出头,却也羽翼未丰。

对于中国电影,过去的2019,是艰难前行的苦中作乐,也是新老交替的希望时刻。

无论如何,2019都永远过去了。

时代和科技的滚滚洪流,推着电影人无暇回头,只能一路向前,不管你是否顾得上怀念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相关推荐